夜深了,汗帐内熄了灯,只有一盆燃乏了的炭火。赛罕和衣躺在榻上,头枕了双臂。陶脑上掀开了毡顶,一双眼睛正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帐内帐外一样寒冷,寒冷的静,寒冷的黑暗,人仿佛就此没在了天地间,只留思绪,清晰而深邃。

三哥的密信已然在炭火中灭去踪迹,时局到今日,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

两个月前,中原边城衍州被鞑靼突袭,小城破不过一天一夜,援兵未到城池已被血洗。鞑靼此番实则并非当真要与中原开战,起因只为内部纷争。话要从草原由来已久的三足之势说起:兀哈良、瓦剌与鞑靼,兀哈良已在早年臣服于中原,留下瓦拉与鞑靼抗衡而立。三哥在中原的暗中佐助之下坐上了瓦剌太师之位,条件便是消去战火。可中原的要求不仅仅是瓦剌,还跨涉到了鞑靼,因为三嫂的老爹爹正是鞑靼的当权太师。

几番斡旋与游说,老太师终于允诺三哥同与中原和谈。谁知太师之子、三嫂的长兄却心强好战,争辩不能起了异念,悄悄纠结人马挑了一个物贫人稀之地于中原挑衅,为的就是破坏和谈。可谁知这一战端端酿出大祸!

这些年中原朝堂风云变幻,老皇薨逝,新皇昏庸贪婪、排挤旧臣,两年前更将自己的亲舅父肃王爷贬送江南,名曰养老。今年秋,清浊两派又起纷争,肃王爷立保清流,再次镇住朝堂。新皇一怒之下将老舅父贬至衍州,实则也不过是一时之气。谁曾想这一去不过月余就逢此一战,老王爷亲自披甲上阵依然不敌,一时陷,满城遭屠。肃王爷一家老小也在战火中惨遭灭门之灾。

这于中原是何等奇耻大辱!大兵压境,正有踏平草原之势!消息传来,三哥只身犯险,夜访边境。走之前,下令所有瓦剌军就地待命,没有金箭万不可妄动!原本酷寒之冬也不宜战事,可赛罕接令后,再三思虑依然决定出征。这一回收干净北边的小部落,虽是铤而走险,总归没有白费。瓦剌的势力越强,三哥在敌对之中才越好说话。

此次密信也确是证实了这一点,双方又谈成了什么条件不得尽知,可中原一方毕竟暂压了怒火,答应再通融一时。如今的边疆就像浇满了松脂的枯枝,一丁点的触发就是漫天战火。

前方谈判,赛罕帮不上忙,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好疆土。不过,三哥倒是替他解了一处疑。原来这一仗鞑靼正是借用喀勒的探马赤军打的前锋,这两个是何时勾搭成奸,又是结下了怎样的联盟不得而知。只如今喀勒已灭,瓦剌收取了所有北边的小部落,领土延伸几乎要将鞑靼包围,鞑靼便是想利用这件事从中挑拨,也不敢轻举妄动。且他们此刻最该担心的是中原,断不能再竖他敌。如此一来,赛罕这边倒是可以暂缓防备,至少那只探马赤不会寻仇而来。

这大的隐患是解了,可那小的隐情依然不明。吉达究竟是为何……

“将军!将军!!”

静夜中一声声急报心惊肉跳,赛罕一激灵腾地起身,大步转过屏风,“出什么事了??”

“诺海儿!诺海儿不行了!”

“什么?!”

……

疾风如火,赛罕大步往医帐去。一路上,火把集结,烧亮了夜空,到处都是默声不响陆续赶来的军士。

小小的身子放在草垛上,灰灰的小皮袍,乱蓬蓬的头发,蜷成一小卷,像一只冰雪中失了群的小狼崽。赛罕走到近旁俯身弯腰,轻轻抚开她额头粘湿冻结的发,无伤无痕,一张白惨惨、脏兮兮的小脸。那双黑亮的小眼睛紧紧闭着,像是睡着了,又像是一骨碌就要爬起来忽闪着喊将军……

“诺海儿,丫头,丫头……”

小东西自被抱回来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一只赖皮皮的小狗儿。一年四季,战火纷飞,从不见病,从不见苦。征战中拖着走,随意扔在车上,是死是活都要在战后才知道。一次翻车,丈高的深沟,厮杀之中,赛罕都不曾命人去看看她。待到一切平息,拖上了车却不见了人,还不待急,小东西竟是一出溜从荆棘丛里爬了出来,乐呵呵在沟底仰起了小脸。军营之中,他也不甚精心,任她野生野长,雪融的水,草根的苦汁,每日里活得欢蹦乱跳,寻着机会就屁颠颠儿做他的小尾巴。

人说杂草不尽,如今,怎的一声声,唤也唤不回!!

“……咳,”

小胸脯忽地一起,轻轻一嗽,赛罕赶紧凑上前,“丫头,丫头……”

“嗯……嗯……”

见那小身子一漾一漾的,嗓子处像是噎了什么东西,身后的医官紧着道,“将军,得把她扶起来,没力气吐,怕是要憋死了。”

“哦。”赛罕大手在诺海儿脖颈下一撑,将她托在了胸前,未待开口叫,诺海儿突然直起身 “扑”一声,一大口黑血直冲冲喷射出来,赛罕的衣襟顿时一团浓浊。

“丫头!丫头睁眼!丫头!!”

血迹将那小嘴、脖颈染得一片可怖的乌黑,脸庞发青,气丝将尽,那眼睛倒似闭得比先前安然。夺命散!夺命散!!一旦血气上涌,内脏破裂,就是死路一条!赛罕眉心狠狠一皱,丢下诺海儿,转身大步而去!

此刻整个营地都被火把透亮,人们却只敢悄声伫立,远远望一眼。见主帅大怒无声,人人都捏紧了拳,只盼一声令下,跨马挥刀,痛痛杀出心中之闷!

军师木仁一路急步跟随,知道老六这心痛之下,只剩阴冷的杀气!“将军,将军!事之起因尚不得知,待稍做查证再做计较!将军!!”

“即刻遣散所有人,胆敢擅离职守,杀!”

“是。”木仁边应着边还想急劝,“将军,将军……”

赛罕猛一回头,木仁立刻顿步当地。那目光犹如刺人的刀尖,谁人敢迎?此刻再多一字,他怕也是“擅离职守”,只得道,“……遵命。”

……

巡营的哨帐设在大营进出要害之口,帐外无火,只在帐中燃了一盏将将透亮的小灯。职夜换班都在此,行动手势、少有人声。已是后半夜的清冷,最后一班已派出,越发静谧,只余一人帐中守备。

毡帘猛地打起,一阵冷风灌入。案旁人未待抬头,心就不觉一个冷战!终于来了……赶紧起身绕过案头,俯身在地,“将军!守卫长嘎落见过将军!”

话音未落,只觉眼前一晃,阴影下来人抬起一脚重重往肩膀处来。身经百战的嘎落无需防备便下意识往侧旁一闪,岂料那一脚竟也是虚晃,人稳稳站定,一个漂亮的弧度,不待他再应,脚尖一点正中前额!力道之重,似铁锤直击山根穴,鼻骨爆裂,嘎落一声惨叫仰翻在地。

赛罕一步上前踩住左臂,嘎落正欲翻身,赛罕一屈单膝将人死死卡住,顺手从嘎落腰间抽出一把匕首,说时迟那时快 ,只听“扑”的一声,刺入左胸膛!匕刃端端露出半把,嘎落却即刻冻住一般再不敢搏。

看到他来,嘎落已知自己凶多吉少,已是亡命之人,又怕得什么,可此刻却不敢错动分毫!老六有多狠,他手中的刀就有多准,此刻正扎在心肺之间狭窄的缝隙,只要他稍一动,一刀刺入心脏还则罢了,一旦破了肺,血灌入肺腔,这便是刑法中惨绝人寰的血溺,生不如死!

“将,将军,末将究竟……”

“说!!那女人是谁,现在何处??”

此刻的问话已然没了周旋,嘎落知道再不得掩饰。这些年他忠心耿耿跟随六将军征战南北,是他最得意的左先锋队一员虎将。此番协从了副将吉达,并非兄弟义气,为的也是草原大业,因此嘎落主动留下,立誓要以命佐护!

“将军,末将并非于您背叛,末将只是不想我草原受制中原!太师与您兄弟六人与中原处处妥协,末将此番为的是我多少年被中原杀害的列祖列宗!此番成事,万死不辞!”

“哼,”赛罕一声冷笑,“狗屁!少错一个字,本将军即刻将你那颗忠心挖出来瞧瞧!”

“动手吧。”

“好,真是条硬汉子。你用你的心肠供奉你那祖宗,让嗷嘎用他的心肠好好祭奠于你!”

嘎落一怔,他可是听错了?悍狼老六居然用十三岁的小兄弟嗷嘎来威胁自己,可见他此刻的计拙与绝望,不觉嘴角一撇笑,摇摇头,“您只管动手。”

赛罕低头在他耳边,沉哑的声音缓缓道,“就在刚才,我的诺海儿,死了。”

嘎落惊得瞪圆了眼睛,人说悍狼狠,杀人不眨眼,却也知道他绝不碰无辜孩童。可他毕竟是狼,诺海儿便如他的幼崽,痛失之下,他怕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嘎落万不曾想到今夜出逃,吉达他们怎的弄死了诺海儿?!这,这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