帘子大开,马匹一时疯,一时滑,车在雪地里东闯西撞,风呼呼地劈头盖脸往里灌。斗篷的帽子吹掀了起来,散开的发不停地在脸上乱飞,雅予瞪圆了眼睛,手紧紧握着那把小匕首,心道,只要他,只要他敢上前,我,我……

“我”究竟要怎样,她哆哆嗦嗦到底也没琢磨出来,面对这么个庞然大物,忽然觉得自己手里这小刀真不如蚊子搔痒,扎过去该扎哪儿呢?扎哪儿能扎疼他?扎……死他?不,不管了,他若要来抢孩子,跟他拼了!跟他拼了!

雅予只顾了在心里头拼命,眼睛瞪得一动不动,眼前的景象只管看也不及想,直到脚下那两人消失不见,毡帘重遮下来忽地住了风,黑漆漆一片,这才略略缓了些神。赶紧低头看孩子,这一场变故虽是天翻地覆,却不过是顷刻之间,并未弄出太多声响,孩子在襁褓当中竟已是睡熟了。

耳听得帘外那人似是拽住了缰绳,马速渐渐匀缓下来。雅予将将复转的心又开始怦怦跳个不停,护卫之人该是都死在了那野兽手中,这么快他就追赶了来,不问不查杀了个干净,若不是已然知晓了来龙去脉,断不会有此出手。记得爹爹曾说过草原上弱肉强食、势力众多,与中原有亲有远,各怀企图。他是哪一派雅予不得而知,就像她从未相信吉达只是义气相助,今日这血腥的劫持也绝非善举。此刻这茫茫雪原,不知要将她带到何处,真是天地不应……

雅予还未想出个所以然,车马已是停了下来,心猛一紧,这,这是要做什么?这荒野之处,难不成,难不成真的要就地……

夜空中忽起一声长长的哨子,迎着风清脆响亮,应声远远奔来一匹马,周身雪白,鬃毛飘青,雪地上飞奔若四蹄腾空,无声无痕,黑暗中一闪而过如滑翔的流星,悄然而至,这便是赛罕的爱驹飞雪豹。

赛罕跳下马车,飞雪豹已然来在主人身旁。轻轻抚抚马鬃,马儿随着他的手转头蹭蹭,甚是亲近。这些年他两个总是如此,合作,天衣无缝。赛罕从鞍上解下套捕的绳索,转身冲着车帘里道,“下来。”

雅予一怔,手脚僵硬。

“下来。”

下去?下去就是横尸荒野!可此刻她也想不出自己还能有何逃生的办法,这狭小的车厢已如墓穴一般,只是心里赖着,仿佛多拖延一刻就能盼来什么,从天而降。其实,原本也只有厄运才会从天而降……

帘子猛地掀起,寒风与那庞大的轮廓如地狱突现的恶魔一般,吓得雅予一个激灵!

“下来!”

这一句隆隆的人声,这一刻实在的面对,一瞬间竟是反涨了她的士气!心道,死就死吧,撑到今日已是走投无路,老爹爹与胡人厮杀战尽最后一滴血,兄长乱箭之中尚奋勇前冲,此刻她堂堂长远郡主,怎能在一个小小的胡贼面前丢了气节!

镇定下来,雅予低头重将襁褓理好裹紧,捂在心口。小生命最后一刻,季家最后的血脉,走也要让他在娘怀中暖暖和和地走……

弯腰钻出车厢,空旷的原野,寒风簌簌却是极透心肺、带了雪凉的清新,雅予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低头。谁知这一看不打紧,怎的才发现这马竟是如此高大,从车上往下足有半人多高,黑暗中,地上只见一片白,根本看不清高低坑洼。她长袍长斗篷又抱着孩子,如何,如何是好?可转念想,这将要受死之人还能怎样讲究,只得硬了头皮一跳.双脚刚一落地,雪松一滑,一屁股出溜在地上。

“哎呀!”

赛罕一回头,啧,这个笨女人!走过去架了胳膊,一把扯了起来。

真真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雅予狠狠一甩,这一用力脚下不稳显是踉跄,足足后退了几步才算站稳,略平了平气,抬头挺胸大声正言道,“我是大周肃王嫡女长远郡主季雅予!”

赛罕闻言,莫名地一挑眉。见他不应,雅予语声更是颤抖,努力压了强自镇定道,“让你也知道屠戮的是何人!”

“你是说,我完了还得给郡主殿下立个碑?”

嗯??雅予哪里料得到这所谓的将军竟能如此无赖应对,一时噎得吭吭半天不成句。

这女人眼睛瞪得倒大,就了雪地的光,水波潺潺,嘴唇抖得像是被怎样欺负了似的。赛罕上前,两指一点捏起她的下巴,捏得那唇再也抖不动,“狼嘴里只有肉多肉少,许你两句话,告诉我你有多肥,我为何不该现在吃。”

“你!”雅予腾出手一把打开,“要杀要剐随你去,我中原大国,岂会被尔等强盗所慑!”

赛罕嘴角一弯,一丝冷笑,并未再答话,只从腰间解下腰带。

“你,你要做什么?”雅予防备地往后一退,端端卡在车架旁。

“孩子拿来。”

“你,你堂堂七尺男子汉,杀一个不过百日的婴孩,良心何在?!”

“我良心在哪儿也不能把我家伙夫的孙儿送给你。”

“什,什么??”

趁她惊怔,赛罕上前从她怀中一掏,孩子便卷了过来。雅予即刻要夺,赛罕手臂一扬,这般高大,她,她哪里够得着!只听他鼻中一声哼,想是笑她自己的娃娃都不认得,如此岂不矫情得可笑?雅予真是又羞又恼!

“你怎样,你到底要怎样?你还给我!还给我!”

她只管跳着脚、口中嚷嚷的乱遭遭,却眼见着他用腰带将襁褓包裹好束在身上,小脑袋正好稳妥妥地贴在怀中。雅予惊诧之余,慌乱的人这才稍稍缓些,至少,至少眼前这景象真不像是要杀她们。

“你……这,这真,真的是你伙夫的孙儿?”

赛罕理也不理,系好襁褓,又往马车去,掀开帘子从里面扯出一个长绒毯,大约比量一下,嗯,正合适,这才转身看向身后跟着的女人。

“那,那我家景同呢?我的孩子呢??五将军指的那一路只有这一个不足百日的婴孩,怎,怎会……”

赛罕脸色一沉,“你好大的胆子!敢用五哥来套我的军机!”

“什么军机、民机!你夺我季家唯剩的血脉,我寻不得么??”

她这咬牙一恨,赛罕非但没怒,反倒像是认可地点点头,“当然寻得。所以此刻你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否则你那季家唯剩的血脉再无踪迹!”

“嗯?你……”

不待再多啰嗦,赛罕大手越过她头顶扯过斗篷帽子扣在她脑袋上,用力往下一拽。

“啊!!”

鲁莽莽帽檐儿遮拦了眼睛,雅予急急抬手去拨,尚未够着便被那大手攥住塞进斗篷。

“放肆!你放肆!”

“别叫。”

她扑腾着想挣,赛罕一把摁住剪了双手在身前,将两扇斗篷相折,用刚才解下的绳索往她身上一绕,三下两下人便被包裹得粽子一般,一颗活扣打好结,两厢一紧。

勒得透不过气,雅予恨得大叫,“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五马分尸。”

这招果然灵,她立刻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