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亮了。云厚,阴天不见日头。一早煮饭的锅灶熄了火,日常操练的人马分头拉了出去,营地中又恢复了夜间的安静。

围帘依旧遮掩,汗帐中阴暗暗的。赛罕坐在案旁斟词酌句地给三哥写信,已是一改再改,短短一封,总不能尽合意。既要告知三哥绍布与鞑靼暗中有勾结,又要小心不泄露这消息的来源,更不能牵出中原郡主与小公子。

行事瞒着哥哥们赛罕不是头一遭,却从未如此作难,从前总是瞒一时,这一回要瞒多久心中着实没底,或许,这是个永远都说不得的秘密。只有一点他心里笃定,这烫手的山芋既然不能为他兄弟们所用,那就不如把这危险留在自己身边,哥哥们知道得越少越好,一旦一日事情败露,他们的不知情反而会让在大汗面前的应对越加有力。

一封信点点戳戳,半个时辰过去依然语不周详,与三哥斗智他如何是对手,一时不得法,撂了笔向后靠进帅椅中。一打眼,正看到不远处毡毯上的人。

躬身跪坐,长袍宽大依旧显出那细瘦的腰身。怀中抱着襁褓,身边放着一只小奶碟,她一手轻轻拍着,一手握了汤勺,口中似还哝哝着什么。不抬头见那张嫩脸儿,眼前这形状还真像是个当娘的。原本只是想给她看一眼,谁知这一抱就不肯松手。赛罕想着一夜之间她便走投无路,十六岁的小丫头难免心慌,略于她通融一日也未尝不可。

正要收心回来,忽闻那小娃娃竟是叽叽扭扭地哭了起来。赛罕再细瞧,才见这半日那碟子里的奶竟是一口没喂进去,这一会儿一听哭了,她越慌,急着去哄,一勺奶都洒在了小被上。这两个一个叽扭,一个乱,扰得赛罕心烦,案上的信越发入不得眼,干脆站起身走过去。

低头看,那小被子里暖暖和和裹着皱巴巴一张小脸,尖嘴猴腮,奇丑无比!赛罕皱皱眉,这就是肃王之后?跟他这姑母是一条血脉么?小东西不知是当真看见庞大的陌生人,还是凑巧,略顿了一刻哭声,冲着赛罕眨巴了一下小眼。赛罕一挑眉,瞪了一眼,那娃娃“哇”一声大大哭出了声。呵!没吃还这么大劲?赛罕忍不得想捏捏那小猴子脸。

见小景同越发哭的厉害,雅予急得一头汗,孩子是饿了,可这半天小汤勺一点点试,那嘴巴小得根本喂不进去。这一哭,嘴巴倒是张大了,可生怕呛着哪里敢喂!又是哄,又是急,一时手忙脚乱。

她可真够笨的,一个女人连个孩子都不会弄,可做得什么?!赛罕弯下腰,伸出小指在奶碟里沾了沾直接塞进那小嘴里。小东西一怔,紧接着就停了哭声用力吸吮。难怪人常说使出吃奶的劲,还真是麻嗖嗖的,借着这力,赛罕手指一拨,小嘴巴张开了,就势将小勺里的奶顺着手指缓缓滑入。

将将那一两滴的奶水哪里够吸,小丑样子不足尽又想要哭,可嘴里含着手指还没攒足劲,源源不断的奶水已经送了进来。一开始小小呛了一下,嘴巴咧了咧,随后就迫不及待吞咽了下去。雅予看得欣喜不已,顾不得擦汗,从赛罕手中接过小勺赶紧喂。

直起身,侧头看着这母子二人,赛罕心道,这就叫有奶便是娘……忽一闪念,心里有了主意,起身大步走回案旁,刷刷几笔,不消一刻,书信已成。

将密信卷进小油毡筒里,再用蜡封好收进怀中,赛罕的心这才放下。那一边小东西也吃饱了,眼皮子立刻便重得支撑不住,小嘴却还是不肯停地嘟嘟着吸吮。雅予抱着轻轻摇,轻轻摇,心甚适宜。

赛罕边拾掇着案上笔墨,边低声吩咐道,“传人弄些吃的来。”

“我不饿。”

她声音低低柔柔的生怕吓着那小丑娃,赛罕一挑眉,你不饿,主子我饿!这还了得?口中应下做仆女,实则根本不当回事,别说在外人跟前儿,就是自己营里的弟兄怕是都瞒不住,不错两日就得露馅!

“主人,主人,”

不待赛罕发作,就听得帐外轻声禀唤。

“何事?”

“小诺海儿醒了。”

“啊?诺海儿醒了?”

赛罕还没应,这脚下的人倒先应了。那两眼放光,水波都要漾了出来。

“我,我这就去看看。”

说着她竟是抱了孩子想往起站,赛罕心道,这奴婢实在是太抢嘴了!狠狠瞪了一眼,“待着!”

撂下这一句,赛罕大步出了帐。出得帐来,抓过阿木尔仔细叮嘱……

……

那人的气势就是这么满涨,他一走,帐子立时空荡荡,这半日压在雅予头顶心上一股重重的阴沉、抑闷忽地就轻了。低头看,怀中的小气息那么沉,那么熟,一顿奶饱之后如此满足。眉舒目展,仔细瞅,不足百日的娃娃两道小眉竟已是如此清晰的形状,小鼻梁高高,双目修长,睫毛绒绒,长大了定是像他爹爹那般英武!记得当初嫂嫂有孕,合家都是欣喜,老人讲究不可早早取名,可雅予与嫂嫂闺中私密,打听得原来兄长已悄悄选好了名字“景同”,取天下景昌大同之意……

心不觉又是一酸,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敌营中苟活难当耻辱,若非还心念着小景同,她早就随了爹娘去。如今,不管怎样总算娘儿俩有个栖身之处,既然他是乌恩卜脱的兄弟,至少不会伤他们性命。距衍州一战不过短短两个月,边疆剑拔弩张自是不好说话。想那皇帝表哥生性喜玩乐、最烦公务,此时碍于太后姑母他许是能撑一阵子,过些时便不会再多坚持。暂且忍得一年、两年,待到日后边疆稳定,也许,回乡有望……

“姑娘,姑娘?”

忽闻有人声,雅予赶紧擦擦泪抬起头,眼前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语声柔和,恭恭敬敬。雅予小心放下孩子站起身,不由便福身还礼,刚屈膝,忽记起那人的叮嘱,不可再说汉话、行汉礼,一时僵在那里半行半止,不觉有些尴尬。

那男子倒并未计较,只道,“姑娘快莫多礼,在下阿木尔,也是主人的家奴。”

也是?雅予心里一别扭,却也不得不轻声应道,“哦。”

阿木尔将怀中抱着的大包裹卷放在地上,弯腰打开,指点道,“这是姑娘的衣裳,毯子、铺盖。姑娘看看可还缺什么,行营在外,讲究不得了。”

“不缺什么,有劳了。”

“那好,姑娘洗漱换衣裳,我这就帮姑娘把铺盖叠好放到里头箱子里,夜里姑娘歇的时候铺开就好。”

哪里还顾得捡拾那孝服一样的衣裳,这一番话入耳雅予即刻磕磕巴巴,“夜,夜里我也歇这儿?汗,汗帐?”

“是,”阿木尔一脸谦和融融的笑,一面应着,一面熟练地将那被子叠成夜里将用的形状,再随着褥子、毡毯一道卷起。

“原先,原先的仆女也是如此?”

“主人不曾用过仆女,近身一直是奴下伺候。原先主人歇时不许近旁有人。”

“那,那怎的……”

“主人吩咐,你要随叫随在。”

“……哦。”

阿木尔抱着铺盖进了内帐,留下雅予呆呆应了一声,这才记得那约法三章第二条便是不可离开他眼皮子底下,虽说这是为她的安全所顾,可若当真为此便要一个帐下同眠,岂非,岂非太过严苛?可是……再转念一想,当初人家确也曾安排与女孩儿同住、少有限制,结果自己非但听信奸惑之言偷逃而去,还险些,险些搭上那小丫头的性命,如今招致这般看管又怪得了谁?虽是,虽是有些不合礼法,却或许紧过这一时,过些时候便有通融,更况,这汗帐足容百人,尽力离得远些也便罢了……

只管一个人悄悄劝慰着自己,不妨阿木尔已然转回身边。

“姑娘,铺盖我都安置好了。”

“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