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夏甚是清凉,即便白天一整日的大太阳,一入夜,空旷的原野上凉风习习,带着不远处林子锁蓄的阴凉和水流的清新,不过一刻便将日里的热燥都驱散干净,人们身上也随之脱去汗的黏腻,神清气爽。

女眷营围拢的中心有一座六个哈那大小的帐篷,紧挨着正中的将军夫人帐,雪白的外罩上缀着五彩飘带,领襟上镶着桃红边、绣着吉祥如意的云纹,毡门上挂着桃红帐帘。远远看,宏伟的营地一眼便能寻得香踪所在。这便是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小主子英格的闺帐。

早已过了晚饭时候,营地里岁数大些的女眷帐里已经熄了灯,英格还未转回来。又等了一刻,雅予这才放下心来,起身往内帐去。英格因着自小顽疾,腿脚常不能自如行走,爹娘心疼得恨不能见天捧在手里,是以格外的照顾。如今虽已到了快出嫁的岁数依然宠在身边做小妞妞养,常是去到将军夫人处便不肯回转,腻在娘身边过夜。今夜该也是如此。

打开自己的衣箱翻到最底处,雅予取出一沓厚厚的信,小心抱在怀中重转回外帐坐到矮几边。就着烛灯又开始她几乎是每天都要做的功课:读信、写信、改信,反反复复。若是落在旁人眼中,只当是来来往往多少牵挂,却不知这所有的信都出自她手,都是去往同一处、同一个人,只是,从未寄出过……

两百多个日夜,从晨曦一抹熬到夜深空荡,当日那扭头离去满腔的硬气与怒火早已寻不到踪影,那一日所有的记忆只有掩下车帘那一刻残雪覆盖的营地。

孩子,她的孩子,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家破人亡,同陷囹圄,她记得嫂嫂六甲之身还时刻于她护卫,为了她不惜主动求辱,更记得嫂嫂拼上了性命被一刀劈在血泊之中。只是雅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她立誓刮骨还肉也要抚养景同成人之后,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能忍的事,丢下孩子在狼口就这么走了?脑子里已是晃晃一片空白寻也寻不见,只有焦心的内疚时时刻刻,一口一口,啃噬着她和那模糊不清的记忆……

曾经笃定孩子还活着,她记得她有万般因由笃定他还活着。可是后来,一日一日、一夜一夜反反复复、仔仔细细去想,没有威胁,没有惩罚,她怎么都想不出孩子还活着的理由。却是一闭上眼睛,就能听到,“今日你胆敢踏出半步,我即刻捏死那小肥崽子!”。

他是狼,只有一个吃人的目的。

屏持不住,她去四处打听,打听诺海儿,打听她那群狼崽。可是一个哑巴,画在泥土上的人和狼又能给人们讲述多少?问来多少?困在无语的静默中,她仿佛被砍去了手脚,一梦中都是风雪交恶。突然惊醒,猛地握了英格,在她手心划:六叔!你六叔可有书信来?没有,六叔极少有家信。怎么会?怎么会??曾经那秉烛的案前,他写了一封又一封,都去了哪里……

一丁点,哪怕是一丁点从探马营来的消息也能让她的精神稍有去处,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那几千铮铮铁骨的兵士就像消失在了茫茫雪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她像被封锁在四面惨白的棺柩中,只剩下时刻一滴一滴漏过,人的精神空荡荡无所依,仿佛被执念钻了一个洞,各种癔想的念头开是变得越来越强,整日在她脑子里辩,活着,死了,死了,活着……

曾有一度,她确信孩子死了。早就死了,她离开探马营的那一刻,孩子就被掐死了……他一言出,凿凿成真。

那她此生便也只剩下一个目的,亲手……杀了他!

煎熬不过,雅予走投无路,终于提起了笔:写信给他。她也想过先给诺海儿和阿木尔写,可她知道,探马营里他是至高无上的神明,她的信阿木尔根本不会打开就会呈给他的主人。何苦费事?只是这信,一封又一封地写,一遍又一遍地改,每一个字都仔细斟酌,再三掂量;如何能让他口吐实情,又不会激怒他,将孩子微弱的生机掐得粉碎。

一封信出去,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苦苦纠结,痴痴症症,烛光下,屏气凝神,两颊微红,目光中泛着异常的光彩……

“这么出神,做什么呢?”

雅予从纸上懵懂地抬起头,见是那钦微笑着立在帐帘边。她赶紧搁下笔,心慌,手下也有些乱,几次都铺不开空白的纸张。

那钦远远站着,等着她遮掩。她越来越憔悴了,大夫说她只是心郁,并未有任何其他的病症,假以时日宽心调养,自然就好了。听到这话,那钦恨不能一拳打死那大夫!医药无用、汤水难进,人一天比一天没精神,还敢跟他说自然就好了?!

半年了,那钦原想着待她远离了那伤害之处,时日久了,记忆淡了,慢慢缓过精神便能与他叙旧、相处,重续前缘。他虽不笃定她还记得他、心里有他,却要她明白他的心,明白这些年他的苦寻。可如今看来,别说是缓,这已经做成了病!这些时他也是日日煎熬,没有一刻不牵挂她、心疼她,可再细想之下,自己真真是愚了!中原女孩,名节是大,被凌//辱之后她没有自寻短见已属不易,还能指望她淡了、忘了?此刻她心里不知把自己作贱得如何,许是一辈子都不想再有男人也说不定,哪里还能再有心去重起儿女情长?

一个女孩儿家,孤苦无依,眼前都是外人,心里藏着这么大的苦处,敢与谁言?谁与她宽心、谁与她解闷,谁又能疼她、护她,让她放心好好活着?她此刻要的不是好吃、好喝,要的是亲人!思前想后,那钦决意不再等了!早早将她娶过来,待两人相守之后,好好宠,好好疼,做了枕边人,有什么话、什么怨她都能说,便是拿他撒气、解恨,打他、骂他都使得!恐怕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她才会慢慢解了心结,真正缓过来。

今夜,就与她表明心迹。不,今夜就要告诉她,几日后,他娶她。

这一会儿雅予才忙慌着把那些信都遮盖好,却已是不及送回内帐。起身走到那钦身旁,跪身行礼。

那钦双手扶了,“怎的还这么见外?不是跟你说过,只你我二人之时不必如此么?”

雅予站起身,略往后错了一步,冲那钦笑笑。

“我得了件稀罕物件儿,走,我带你瞧瞧去。”

雅予摆摆手,指指身后空空的帐子。

那钦会意,笑道,“这物件儿是专给你的,英格不在倒正好。”

雅予一时丢了挡箭牌,没了主意,可实在不想与他去,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双手合十枕在肩旁。

“这就困了?时侯还早,外头正是凉爽,你怕是还没真正见着草原的夜,走吧。”

雅予一脸歉意地笑笑,还是摇头。

“我这可是千里迢迢专为你弄来的东西,不去,可当真驳了我的心意了。”

看那钦一脸正色,雅予心里不免纳罕,自与他相逢,他许是因着曾经渊源,从不与她为难,多少差池也总是顺着,今日……为何这般不同?转念又想,寄人篱下,多亏他照顾,如此好意而来,自己如何能这般驳他,方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