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厚厚的皮袍上沾满了化不尽的雪,毛绒绒的皮帽下汗湿的发黏在脸颊上将那惨白的人越发遮掩得瘦小,黑暗中只一双森森发亮的双眸。雅予抱着膝蜷缩在炕角,眼睛瞪得一动不动,死死盯着灶膛里那一点点强撑的火星。

窑中没点灯,只有那一点微弱的红,偶尔忽闪,仿佛暗中窥探、诡异的眼睛;窑外狂风怒吼,与野兽的嚎叫早已分辨不清,曾经温暖与窝心的所在只若天谴中一个阴暗的山洞,藏在其中,不过是个避风的遮挡。

两天一夜,他已是不见了两天一夜。泪早已被初时抓狂的焦灼烤干,心被恐惧与无数的幻像撕裂磨碎之后,此刻任窗外鬼哭狼嚎、天地风魔,她一点都感觉不到怕,她知道他在,就在那黑暗中。

疯跑了一天一夜,丝毫不觉得累,身体仿佛下了蛊一般,力量无穷。只是此刻,她要静,一定要静下来,好好地想清楚。

恨了他许久野兽,可在心底里,她知道他是个男人,是在沙场之上、天地之间铮铮铁骨的男人!他许是不解情意,许是喜新厌旧,许是……真的不想再要她,可是,他便是生气,便是大怒,罚她,揍她,也绝不会丢下她!

她想过他是出外打猎,这个念头一闪现,她就把这几孔窑翻了个遍。可惜自流放到此,他少许她做活,粗使的刀、棍有多少她心里没个数,如今恨也晚,翻找了半天也根本分辨不出他是否带走了什么。不能确定的惶恐,让她不由自主就盯着茫茫雪原外那一大片林子,那就是每天夜里恐怖呼号的源地。他是草原人,自幼就骑马狩猎,要走出多远、何时回来他该早算计清楚。久久不归,是迷了路,还是……荒野中野兽凶猛,未曾当真算计得到?心一沉,眼前竟是血肉模糊,紧紧抱了头,狠狠把那念头甩了出去……

时间在苦苦焦灼中熬得好慢,又在生的希望中残忍地快。这一日一夜她再不肯去碰那个念头,可此刻,这仿佛是唯一可走的路,她不由紧紧捏了拳,迫着自己从头去想。头一日她不知警惕,白白耗了过去;今日一整天,她走出好远,雪地上终于寻到他的脚印,惊喜中一路跟着走,直到没了踪迹。仔细想,那脚印为何在一片杂乱之后突然就不见了?

当时寻不到只觉烦躁,此刻想来,这可是希望?他并未到林子里去,那许是就未碰到猛兽,那……雅予的心猛一提,难道说是被人偷袭而去??难道绍布那厮应下十年刑根本就是个权宜之计??可,可这怎么会?他耳力异于常人,常到崖口哨听,从未松懈。若真有人悄悄来袭,只要他们走人马,不待靠近,必能落入他耳中!况且,若他当真出了事,两日过去为何不曾有人来寻她?……不,不一定非来寻她,无足轻重的一个小女子,扔在荒蛮野地神不知鬼不觉就会消失不见,何须再费周折?

整个人僵硬,思来想去,每一种猜测终了的去处都让她心悸不已。心里的执拗不再去想,只一个念头,定要寻到他!他若是当真与野兽搏命,两日过去,总该在雪地上留下印迹;他若是被敌所困,依他的身手,来者若不死伤惨重绝不会轻易得逞!即便,即便就是当真擒了他去,他一定,一定会心里念着她、想方设法也会留下记号给她交代!

她要找,不管走多远,不管是人还是只是个痕迹,一定要找到他!

……

天朦朦透出了光亮,雅予把灶台上剩余的一碗炒米倒进小布袋里揣在怀中,又灌了两只水袋,收拾停当,打开门。风在旷野中铺天盖地,却不似在门缝里听起来那般诡异,抬头看,一点点晨光照得满天的阴云低低地压在头顶。雅予咬了咬唇,要下雪了,再有一场风雪,什么痕迹都存不下!大步走了出去。

拐出雪道,循着昨天的记忆和他的脚印往林子方向去。没膝的雪冻了几日硬邦邦的,即便是踩着先前踏出的雪窝,每走一步依然艰难。心急,脚步难免歪斜,抬起来不及迈过,就裹着雪往下踩去,袍脚拖拽,不多时就额头渗汗,脸红扑扑的。

两边的雪地忽地有了高低,只是白茫茫没有半分旁的颜色让眼睛一时难以分辨,雅予根本不及留意,一步心急未踩到之前的脚印里,踏下去正该是落脚之时却不见底,心叫不好!立刻想往回转,脚一扭更斜了身子,整个人就往一旁摔去。

雪地无声,端端陷下去埋在雪中。那稳稳的脚印分明还在眼前,雅予再定睛一看,一步之遥自己竟是摔在个半人多高的坑洼里!流放来的时候这一片荒原早已是白雪覆盖,从不知道这两边竟是空的!昨天若非跟着他的脚步,早就摔了。此刻满身的雪,哪里还顾得是否眼拙,两手胡乱支撑着就想往起站。

“啊!!”

脚踝上一阵钻心的痛!糟了!怎么这个时候扭伤了脚?!抬头看着阴沉的天,雅予恨得使劲捶着雪地。这可怎么办?无论怎样,一定要在下雪之前找到他的踪迹!只是这么疼怕是错了骨头,只能寻个硬实的东西绑了再走。

雅予低头努力在雪地刨,很快见了底,土好硬,左右摸索,终于寻到一小截枯树枝。用力拽,手臂不知是冻得厉害还是怎的,发僵根本吃不上劲,那枯枝竟是生了根一般!忽地想起那把狼头小刀,赶紧把羊皮护手扯了下来,从靴筒中抽出那把靴刀,努力割着。

寒风中手很快就没了知觉,脚踝冰在雪中根本也不觉痛。靴刀小,没有砍的力道只有像锯一般磨着。好容易磨得见了松动,两手用力一拽,人便圆滚滚、笨重地仰倒在雪里。挣起来,好,这小木棍该是正合适。

“鱼儿!鱼儿!!!”

雅予正是费力地要褪下靴子,荒野中突然传来声嘶力竭的呼喊!

嗯??这,这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风中扭曲,依然震得整个荒野回荡!早已辨不得语声的嘶喊只这一声“鱼儿”唤,她便似得了重生一般,扑腾着站起来,用尽全力应着,“赛罕!赛罕!!”

逆着风,她的声音飘得很散,却是尖尖的一点都被捕在他耳中,一颗要急烂的心忽地有了着落。不眠不休、厮杀的疲乏与焦心牵挂已是耗空了身体,此刻这细声应答却似突然给他充满了力气,雪地上,大步奔跑而来!三步并两步,虚浮的脚步根本不及心急,一个雪滑险是摔倒。

“赛罕!赛罕!赛罕!!”他没再应,她却像一只待哺的小鸟不停地叫,生怕那是一时幻听从此再不见他。

终是扑在跟前,雪窝中她冻得通红、浑身是雪,努力伸着脖子往上瞅着,活像只被困在猎坑的小动物,与他这两日的忧心焦虑一模一样!险些酿成大祸的后怕让他勃然大怒,“你个王八犊子!!你怎么这么不让我省心?!乱跑什么?要往哪儿去??这把小骨头都不够野兽吃!冰天雪地冻死你!!”

雅予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像一头疯了的野兽,咆哮的声音已然完全辨不出往日的冷酷沉着。雪白的狐皮袍满身暗红的血迹,白狐毛下再不见那冷静的幽蓝,眸中挣了血一般狰狞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