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予一手拎着热气腾腾的小桶,一手吃力地拽着厚皮袍的袍角,圈羊的土窑就在眼前,几步远的距离她依然被裹成了圆圆的球,四肢臃肿地架着,步履艰难。没膝的雪被清理到了两旁,窑和窑之间挖出了一人宽的小道,雪高高堆积着将人拢在其中,像她这般小的个子便端端掩去大半个身子,好似走在冰雪的小城里。

今儿天晴,湛蓝湛蓝的,日头照得眼前一片晶莹。好清凉的雪,好安静的天地,偶尔滑翔而过一只秃鹫,单调的鸣声也觉干净,让人几是忘了那腐食的败兴。雅予低着头小心地踩着脚步,桶里这点子豆渣可是攒了好几日才积下,小羊们总算能得着打打牙祭,若是不当心撒了可真罪过。再者,好不易才争得这么个活计,但凡闪失,不知又要被怎样训。想起那人,雅予前几日莫名的心酸气恼倒不觉了,只是心虚恍恍的没个着落……

打开围栏,饿得咩咩叫的小羊们便急急围拢在脚下,挤得雅予的脚步踉跄险是摔了,脸上却绽了笑。“乖啊乖,这就来这就来。”一边招呼着一边把豆渣倒在槽中,羊儿们一哄而去,雅予又赶紧到外头窑中按着他吩咐的量抱了一捆干草来布上。受刑还带了活物儿肉食来实属例外,想养着以备不时之需更是奢侈,带来的草料有限,他说一定要撑过这一冬,开春了才能打到草。这一来,顿顿算计,羊儿们再没吃饱过。

此刻这几只小东西嚼得好大声,雅予听着也是满足,正要动手收拾羊圈,忽见一只小黑头羊吃了几口就来回拱,不停地踢着后腿,燥得厉害。雅予纳闷儿,弯腰瞅瞅,见那肚皮上好似肿了,涨得通红。心一慌,赶紧往外去。

……

灶上咕嘟嘟煮着黄油粥,赛罕从布袋中抓了几块肉干出来,感觉已然摸到底,拎起来看看也不过就撑得三两日,不觉咂了下嘴,有些麻烦。肉干切小,在预备好的汤汁里煨上,想着一会儿添到她的粥里该是个不错的滋味。她体虚的厉害,手脚怎么捂都是冰凉,来了这些日子就有过一次信期,疼得她额冒冷汗,蜷缩成一小团。如今这人鬼不见的地方哪里寻得到补养之物,天寒地冻再要吃不好、积下病就了不得。每日想法子变个花样哄她多吃,只是这眼看就见底,冬却将将起了个头,如何是好?

“赛罕!赛罕!”

清凌凌的小声儿传了过来,语声急倒是不险。赛罕挑了挑眉,头也不抬只管忙着手上。自那夜因着他不领绍布的情又揶揄了几句中原人矫情,就得了没良心的野兽名,好把郡主殿下给得罪了。接连几日不理他,这会子是又碰上耗子了还是被羊踢了?竟是又屈尊叫他了。

不消一会儿,窑外雪地上响起笨重的脚步声,听着像是费力跑来。那靴子他重给她包了两层厚毡,暖和倒是暖和,可就是她人小根本带都带不动,走路都吃力,这是怎么跑起来的?想着那小模样儿,赛罕不觉就弯了嘴角。

人一进来就凉凉的寒气逼到他跟前儿,“我叫你呢。”

这话听着真咬牙,你叫我我就得应,我哄你的时候半天不吭声!想给她个脸色,可瞧那小脸庞雪里冻得白里透红,一双绒绒的大眼睛蓄着好一弯清凉凉的湖水,清澈绽底映着他的身影,美得让英雄只觉气短,心里不管怎的逞强张了嘴便是:“没听着,怎么了?”

没听着?雅予蹙了蹙眉心,他那样的耳朵几十里的风都听得着,她喊他竟是没听着?分明就是不耐、敷衍她。

看那人儿不乐意了,赛罕才觉话不妥,“忙着来着,出什么事了?”

“那小黑头羊病了。”

“嗯?”

赛罕赶紧搁下手里的活计随了雅予往外去。这个季节不该是闹病瘟的时候,可谁又保得齐这荒蛮之地有甚不适宜的东西,死一两只羊倒不妨,传了病可是大事。

来在羊圈,赛罕逮了那只小羊过来,雅予也跟着蹲□仔细地瞅。正想问问可当紧,谁知他只瞧了一眼就放了那羊,伸手拉她起来往外走。

“嗯?是怎样?病得重么?” 不明就理,出到窑外雅予急急地问。

“这两日你别往这边儿来。”

“嗯?为何?”看着他眼中那,雅予好是不解,“小羊到底怎么了?”

看着那清凌凌的水波,赛罕诡秘地笑笑,低头在她耳边哑了声儿道,“它啊,发//情了。”

雅予一愣,低了头,“……哦。”

赛罕皱了眉,若搁在从前不管说的是什么,单是他这暧昧的语声就能让她即刻羞得红扑扑的,这一回不知是那脸颊本就冻得红不显,还是果然镇定,这么露骨的话竟是毫不动声色,应了一声就罢了,好像说给她的不是每日同床共枕的男人,倒真个是给畜//牲瞧病的。眼见她又往窑里去,赛罕心道,王八犊子,不让你做什么你偏做,非拧着来!喝道,“做什么去!”

他又吼她!这回她虽是,虽是心里也哆嗦了一下,可面上却没显!“你先回吧,我去拿料桶。”语声许是冻得有些抖,可丢下话她转身就走。

进去寻了桶,又把圈里收拾了收拾,雅予始终敛着目光,一眼也没敢再瞧那只欢腾的小羊,待她再出来,他竟是还在。才不去看他的脸色,凭是怎样!想自顾自往回去,可路实在窄、不往雪里去就越不过去他。正是犹豫就被他拉了手,雅予想挣,却被攥得更紧,不想再跟他多费一句口舌,只得任他牵着往回走。

雪道窄,并排不得,她又拖着那靴子走得慢,他便斜了身拢着她。一阵小风过,清新的雪凉,赛罕就着轻嗽了一声,“咳,这两日要配得着,开春儿而就能有小羊羔了。到时候咱们可是能弄些好吃食。”

候了一会儿,那小脸冰雕一般好看,也冰雕一般没了生气。得,又不吭声儿了!赛罕恨得咬牙,不觉就“狠狠”捏了捏那小手。

……

日出作,日落息,天越来越短,夜越来越长。漫漫荒野之地,光亮就是一切的起始与结束,不论有风无风,夜来了,天地就变,鬼哭狼嚎四面八方而来,仿佛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每到天黑后,雅予就早早洗漱上炕,拢了被在炕角,离那门窗都远远的,轻易不肯下地。此刻手中拈了针线,就着壁龛里的油灯缝补他今儿不当心撕裂了口的袍子。袍子很大,围在腿上又多了一层,暖暖和和的。

赛罕一身中衣靠在炕头,悠闲地翻看着兵书。来的时候兄长们为他准备充足,四哥更是着人把他那一大箱子珍藏远远从乌德尔河追送了过来。夜里无事,一盏小灯,清清静静,纸上杀声震天,金戈铁马;方寸纸墨,决胜千里。偶尔抬眼,那人儿就在身边,屈膝而坐,暖暖的炕上一点点的空儿两人彼此挨着彼此。原先他总是顺手就伸到被子里,寻到那冰凉的小脚边捂着边揉捏,面上依旧神色如常地看书。许是藏在无光之处便不觉臊,她也只在头一次的时候僵了僵,随后就乖乖依了他。后来惯了,洗漱了上炕她也不再穿袜子,省得他脱。

这几日总是不同,她要么是早早就钻了被窝只给他个后背,要么就坐到脚边去一个人呆呆地想心事。今儿为着就灯补衣裳才又得了挨着,近在咫尺,针线的声音都真真儿地入耳,娇娇软软的味道便也重绕在了书边,让他不觉就有些心猿意马。想再去捂那小嫩脚,可瞧那低头做活、冷冰冰的小模样,赛罕还真是有些犹豫。

油盏力薄,昏黄的灯光柔柔浅浅,映在那白净的小脸上不见暖人的红晕竟是有些寡寡的惨白。赛罕瞅着不觉蹙了眉,这几日眼见着她就瘦了,昨儿晌午特意给她做了肉粥,她说腻,把肉都挑给了他,随意吃了几口就罢了,今儿一天也没正经吃下些什么。昨夜里悄悄给她把脉,除却一贯的气血不足倒没旁的病症,这么没胃口、没精神,该是吃食太单调把人儿给养乏了,赛罕琢磨着总得再寻些旁的吃食来。这么想着,手下竟是不由自主就往那被里去……

手将将触到那棉袜,她猛地一缩,手中针线便没了把握,“嘶!”

“扎手了?”赛罕赶紧坐起身。

她往身后撤了撤闪过他伸来的手。

“来我瞧瞧。”他又探了身去寻。

“不妨事。”她左右躲了躲,横竖不给他握,又低头做活。

炕小,他这么一起身就近近地将她拢在了身//下,抬手把书放到壁龛上,赛罕撑了肘矮在她身边,“鱼儿,你这几日是怎的了?脸色这么难看,信期到了?”

他的语气难得地轻柔,可那低沉的声音还是把不住,一柔便是有些哑。雅予摇摇头。

赛罕抬手摸摸她的小脸、她的额,“身子不适?”

雅予鼻子忽地一酸,屏了,轻轻拨开他的手。

一点点的心思流露都落在了他眼里,赛罕只觉得心一热,就势便凑在她腮边,唇似碰非碰浅浅地贴了,“鱼儿,好几日了,我可是攒了好几日了。”

他的气息热,语声喃喃呵在她唇边。原先他霸道时她人虽招架不得心却还能抵得住,此刻这钻人心窝的暧昧她却是,却是受也受不得……心软,心更酸,雅予轻轻吸了口气,“你不是……答应再不欺负我了?”

“傻丫头,”他笑了,唇蹭蹭地在她的耳垂边,“这是疼你呢,怎的老说是欺负你。”

“……我不要。”她呼出那口气,抬身往后靠在了墙上。

看那小脸苍白、好是颓然,赛罕略怔了怔,又随她挨近,手臂强着垫去了她背后的冷墙,她没躲,任他揽着。“好,你不要。是我忍不得,忍不得想欺负,忍不得要欺负,得罪郡主殿下。”低头,轻轻吻吻她搭在膝头、依然不自觉捏紧了针的小手。

从未见他软得如此没皮没脸,果然为着那不知羞//耻的念头,他什么都做的出,说的出。雅予看着、听着,一时更觉那日生出的厌,想要的时候他尽可这般腻缠,丢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光景?他的冷,她是见识过的,此刻的软便全失了温暖只让人心底生寒。可她偏就是这么愚,明明他都亲口认下,自己竟还是不肯死心,苦苦纠结了这几日,如今倒不如一横心问个明白。

“赛罕,”

“嗯,”

“你究竟……是为何要带了我来?”

赛罕抬起头,轻轻捏捏她的小脸蛋儿,“不带来还了得,待我回去的时候不知是几个娃的娘了。”

“你!”雅予气得一把打开他的手,“你混账!”

赛罕笑,赶紧握了她的手,“混账混账,我知道我鱼儿不会,我不在也不会跟了旁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