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中,看不到脚下的坑坑洼洼,狰狞的荒野抹成了一色的未知,人扑在其中,只有跌跌撞撞,颠簸得一颗悬空的心随着风摔打起伏。

冷风刀子一样划进嗓子里,疼痛是此刻最不经意的感觉,亡命的奔跑让周遭所有的一切,连同人的本能都变得虚无,而这究竟意味着什么,雅予已经来不及想,冲天的火光刻印在脑中,任是黑暗中奔了这么久,这么远,连那滚滚的浓烟都渐渐在空中飘渺成一丝淡淡的味道,她的心依旧缓不过来。大火瞬间吞噬,不及回头看一眼那曾经的日子,不敢去想火中融化掉的点滴,更不敢想熄灭之后那残破的情景。突然间,一种坠落的感觉将她紧紧攫住……

宽大的皮袍磕绊着腿脚,呼呼招揽着风,大口大口地喘息,周身都没有了依托,唯一的知觉和牵系就是她的手,握在那温暖的掌心,那么紧,那么牢固,漆黑的天地里他仿佛鸟儿归林,一路疾走,轻车熟路,如此清晰的方向与她逃命的慌恐截然不同。他依旧沉着,脚步快而稳,急而不乱的速度照顾着她的承受,高大的身型斜身护卫,为她遮挡住来路上参差的荆棘树杈。

心一瞬就安稳了下来,大火带走的只是些许的安稳,他才是家,是她的天地,只要他在,就有一切!

安下心的脚步比之前扎实了许多,这才感觉额头渗汗,两颊滚烫,久不曾如此剧烈奔波的身体不免热得有些发虚。雅予努力调匀气息、尽其所能地跟着他。荒野之地沟壑纵横、丘陵起伏,林子一路绵延顽强地铺过直走向巍峨的北山脊。奔奔走走近一个时辰,头顶的遮掩渐渐浓密起来,留意之下,像是走进她从未到过的林子深处。记忆中这林子树木稀疏,从不知道竟也是灌木丛生、如此密匝。

不知几时脚下的路开始倾斜,奔跑很快变成了攀爬。地面上的堆积越来越厚实,任是有他的遮挡,她依旧磕磕绊绊。

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暗夜无月,浓荫遮蔽,雅予瞪大了眼睛才知眼前已是没了去路,突兀的高耸像是靠向山坡。手下一凉,他松开了她,俯身搬挪开山坡上一块石头,又拖开一丛矮灌木,杂乱中突然出现的漆黑带着阴森的气息,仔细辨别竟然是一个山洞。

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他显然早有准备,于这先知般的预料雅予丝毫没有感到惊讶,眼见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她探过身去,不觉倒吸了口气,他那么高的身材跳下去都不见顶,可见这山洞有多深。随着他的脚步终是犹豫起来,毕竟自己如今无论如何都要顾着身子。

他在穴底张开双臂,“鱼儿,下来!”

银白的袍身在黑暗的洞穴中那么清晰却也明白地标示出那与洞口远过一臂的距离,雅予咬了咬牙,蹲下//身坐在洞口,深深吸了口气跳了下去,脚未沾地被他稳稳接在怀中。好容易又触到这温暖踏实的怀抱,雅予刚想贴了他喘口气,他却已然放开。牵了手往洞中又走了两步,卧了她的肩道,“累了吧?歇歇。”

雅予懵懵懂懂地随着他的指示坐下去,待落了地身下并非料想中的冷硬,竟是软软棉棉的垫子,热热的泪顿时溢满了眼眶。

“鱼儿,这里有吃的、有水,也有干净的衣裳被褥,足够你避过一时。”

他蹲在身边,高大的身体拢得她暖暖的,深沉温柔的语声仿佛是在窑中炕上相拥私语,雅予怔怔地听着,看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一路奔跑的喘息尚不曾平稳,张口哆哆嗦嗦的,“够,够我?赛罕,究竟……”

“你记住,三日之内,无论外头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去。这里有火石,暂且不要生火。洞穴周围我布了药和毒草,野兽不会靠近。三日后,若是我没有回来……”赛罕略略顿了顿,尽力柔声道,“鱼儿,练了那些时,还记得如何召唤飞雪豹么?”

“嗯?……记得。”

“三日后,若是我没回来,你每隔半个时辰就要吹哨子召唤飞雪豹。”

“赛罕!”再受不得这淡淡无关的语气,生离死别的恐惧在这叮嘱中变得越发庞庞然攫走她所有的勇气,扑上去紧紧环了他的脖颈雅予哭出了声,“我,我为何要召唤飞雪豹?咱们一起藏在这儿,你唤它就,就是了……”

轻轻抚着她的背,赛罕努力压制着言语中的起伏,“来人是冲我来的,看这阵势,掘地三尺,活不见人,死也要见尸。我藏不住。”

“啊?赛罕……”

“不怕。”他抱紧怀中,暖暖的吻安抚着她的颤抖,“来势既然如此凶猛,就不像是要遮掩行事,三哥那边定会很快得到消息,派人前来营救。到时候,飞雪豹一定会找到你。”

雅予哭着拼命地摇头,“不,我不,赛罕,我不会,我不行……”绝望之中她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在耍赖,天突然塌下来,完全没有站立的准备。

心仿佛被狠狠刺入一刀,疼痛难忍!他紧紧把她扣在肩头,“鱼儿,记住,你是娘了,即便一时等不到,也要等下去。没了吃食,吃雪也要活,你懂么?”

“不,不,赛罕……”

“孩子的名字,就叫孟和。”

他死死地抱了抱她,狠心解开她的手臂,大手握了那布满泪水的小脸狠狠啄了一口,“乖,我走了!”

“赛罕!赛罕!”

她扑腾起身去拦他,去抓他的衣襟,模糊的泪水中银白的衣袍像一阵风从她的手心中一倏而过,周身的温暖突然沉入无尽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