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当还得再逗她几句,谁知话音刚落,白皙的小脸上两排绒绒的小刷子忽然就掀起,昏暗的夜里墨漆的眸子那么大,火光背在他身后,漏了一缕点进其中,将那水朦朦的晶莹点得波光滟滟。看仔细,里头没有心酸的泪,没有夜乏的红丝,连自己的小火苗蹿一蹿都没烧起来、融在那清凉凉的水波中。真真是漂亮,赛罕心里乐正看得好,小声儿直直地冲了他来,“梦见了!梦见你揍我呢!”

“呵呵……”他笑了,眉梢眼角那雪凉的冷意都被暖化开,将才心里的憋闷一刻就都散尽,浑身放松就势压了下去,不待她嫌弃不待她叫,手脚并用将那软软的小身子包裹严实侧身一躺。

他生气的时候,她就算生气,再吵再闹也是气势低,争不过总被强,委屈里头好是悲壮;他不生气的时候,她不管生气不生气,就着他的宠脾气就莫名变得肆无忌惮。此刻两腿被他的膝弯裹压着动弹不得,两只手却是利利索索,使足了力气在那宽大结实的胸膛上拍打着,“你欺负我,你打我,你舍得打我!”

“不听话,不该揍啊?”

不遮不挡,任那小巴掌噼里啪啦拍软了他的心肠。语声沉,话说出来连志气都灭了几分,似是忘了那一日气极的理由,悔得不该动手,又一丝念头悄悄庆幸,若是不惹她,怎得此刻这怀中的娇赖……

“怎的就不听话?我身子不好,吃药你都不让!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个浑霸道!你,你……”

“身子怎的不好?”低头蹭在她唇边,鼻息重、毫无顾敛地嗅着那暖暖香甜,他一手轻轻搂住两只小拳头,一手已经解开侧襟的扣子伸了进去,惬意地揉搓那软软的腰身、软软的肉,腻人的光滑从指尖和掌心揉进了喃喃的语声里,“好得不得了,实在是……”

就是这么个东西,什么都能说下了道!雅予狠狠顶了一记他的鼻子,“一年才有孕,还好么?!”

丫头最喜欢用这招,酸得他差点流泪,不得不忍了忍才道,“那啊,那是咱们要的不够。”

“还不够?还要怎的才够?”话到此也说不得羞了,眼前是最亲近的人,心里那些私密话不说给他又说给谁?雅予急急争道,“我听说人家,人家有的女人头一个月就怀了。我,我可不就是不中用?好不容易得着了,但凡硬实些,孩子也不会……”

“行了,”他打断了她的话,目光依旧温柔暧昧,声音却是复了平常,“女人跟女人不一样,”大手摸上她的腰肢张开手指卡了卡,盈盈纤细、不足一握,“喏,天生的咱们就单薄,哪能跟那些体力壮、血气足的女人比?”

“是不如啊,那药正对症,不知你拦的什么!”

“傻丫头,这女人的身子虚,得养,不能下猛药灌。”

“养?夫人养了多少年都没养好!我打小就凉,月事一直不好,在家时就一直补,补来补去都是掩耳盗铃!”

“鱼儿,” 听她又别了劲,他只得耐着性子劝,“不是从前调养得不好,是这两年你受了大罪。都赖我。咱们不急,慢慢儿来,啊?”

“慢慢儿?我,我等不得!”包裹在怀中她像一只不安分的小蛹,又急又娇,不停地抖擞着蹭着,“夫人等了这些年不都是一场空?后来不过将将吃了几个月这药就怀了呢!我便是不如她,时日拖得久些也断不会拖过今年!”说着这仿佛近在眼前的盼,她的两只眼睛越发闪了光亮,抬手环了他的脖颈,“赛罕,六郎,你就依我就依我,啊?那大夫说他担保我的病……”

“从哪儿来混帐大夫?!”赛罕忽然有些按不住火,“你有没有病,我还能不知道?怎的反倒信起旁人来?”

“那好,那用你!”说着她就抓了他的手把在自己腕子上,“你给我开药,你给我开药。”

“还敢犟!”

语声不大,却吓得雅予一个小激灵,看着这张冷下来的脸庞嘟了嘟嘴,到底没敢再吭声。

房中好是安静,不知他在想什么,那香气像是越发刺鼻。将才的姿势依旧,缠着抱着她的身子却有些僵,毕竟是做贼心虚,指望套他句软话的念头在这香气和安静中彻底灭去,软了势头,老老实实地窝在他怀里。

闹归闹,实则雅予心里明白得很,那一日他是真的怒了,先不论他怒得有没有道理,这一场之后别再指望他改主意。今日这一试探越发做实,再于她心疼、宠爱,他还是那个狼兽一般的男人,绝不会全无顾及、对她百依百顺。她喜欢她的男人这般,只是往后行事她怕是得更加小心。听说已经在张罗亲事,待到了一个帐子里,事更难做,再被他抓到那可了不得。不过她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到时候每日借着来看望太师夫人,趁机吃药。同病相怜,娜仁托娅定不会驳了她。这么想着,心里竟似有了底,悄悄地动了动胳膊,搂了他的腰。

“往后,我来给你调养,听话。”

“嗯。”

也不知是不是吓的,前一刻还强嘴,这一会儿在怀里应得好乖。她这一软,赛罕心也软,低头嗅在她额头,“疼么?”

“疼。”

“胡说,只轻轻拍了一巴掌。”

“你那是巴掌么?铁耙子。”

噘了嘴的小声儿好是委屈,他笑了。大手就着解开的衣襟伸进她怀里,寻着那细软的腰肢摸到缠结的带子轻轻一拽,探进去光滑温暖一顺到底,握住那两个棉花团般软软鼓鼓的圆,牙齿轻轻咬着她的小耳垂,“来,铁耙子给揉揉。”

他的气息好热,吹得她的脸颊和心都发烫,却是不知羞。肌肤上传来薄茧微微发痛的刺弄,不遮不拦,任他揉捏,一张薄皮儿的脸面贴在他怀里便仿佛掩了全天下的耳目,什么都能由他挡着。“……你,你总舍得打我。”

“揉揉,啊?”

沉沉的语声黏在喉中好是暧昧,手下越来越重,不自觉人就往前倾,半边身子将她压住。松散的袍襟随着他的动作一扇一扇的,软软娇媚的体香扑得他醉眼迷离。

“若是,若是你再欺负我,我就……嗯……”

最是把握不住他的啃咬,她忍不得就轻轻哼了一声,裸//露的肩头蹂躏在他的唇齿之下,湿湿凉凉,又疼又痒。口中嘶嘶地吸着凉气硬屏着,手臂却不由自主地环住他,“再欺负我,我就……就离了你!跟着景同一起走,一道疆界,让你……让你再够不着!”

颈间的动作忽地停住,果然,他抬起了头。

红晕跳跳的火光中,英俊的脸庞上屏不住的笑意若隐若现,眉轻挑,眼睛眯眯的,一副模样仿佛是在看陷阱里不知死活蹦跳的小猎物。雅予顿时觉得好是羞辱,咬了牙道,“我就是敢!不信……不信你试试!”

“呵呵……”他终是笑了,低头,轻轻抵了她的额,哑声道,“郡主饶命。”

雅予一怔,一个字没应出,心却热热地化成了水,气息喘喘的、轻轻吐在他脸上。身子忽地一紧,整个人被他裹了起来。哪里还顾得衣衫不整,只知张开手臂抱他,与他紧紧相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