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圣火燃罢,正是点燃了白节的庆典。草原人一年奔忙、与天地夺食,少有闲暇时候,总要待到这最神圣的日子尽兴释放,将这一年积攒的劳苦和收获寄于天地,祈待来年风调雨顺。金帐内各府衙已然封存、上交了一年的总理文书,只礼祀部仍在为白节当日大汗祈福长生天精心预备着。中城里王公贵族们依随着古来的习俗并自派自生、名目多样的由头早早开始了宴请会聚,一入夜,各府邸灯火通明,到处弥散着欢声笑语,飘着年节的酒醇肉香。

雪花细碎,轻飘漫舞,一个多时辰不过在脚下积了薄薄的一层。夜清朗,街道上人迹稀少,相与墙里的热闹喧天,墙外分外安宁。口鼻中吸着清新的雪凉,兄弟二人边惬意地踱着步,边轻声交谈。

这些年征战兄弟们聚少离多,大局安定也不过数年,总有边疆与汗庭纷争分神分力,这一回合家团圆实属不易。原本一大家子人亲亲热热都要安顿在太师府,怎奈小字辈们聚在一起哄哄吵吵,又不愿意在父母跟前儿守规矩,便都被四婶娜沁儿带了走。那之后,别说孩子们不安生,每日兄弟妯娌们也总是说不完的话、商量不完的事。前日奕宗王绍布到来,同为万户大将军,大哥二哥今日被大汗宴请到了金帐殿上。其余的人由老四苏赫做东,晚饭摆到了他府上。乌恩卜脱一年到头没有清闲时候,略坐了坐就先行告辞出来,一并叫出了老六赛罕。

弃车舍马,就着雪花一路步行着往太师府去,兄弟两个正得着好清静说说话。远远地跟着禁监的狱卒,这般距离哪里还够得着,自前两日大汗单独召见过赛罕后,这看管越发是做样子了。

“昨日跟大哥二哥商议,此次绍布带了他的王妃来,那是阿日善的亲姐姐,看来也是想把此事彻底化解,咱们怎么说也得接应着。”

“怎的接应?”赛罕冷笑一声,“还要我向那女人登门谢罪?”

乌恩卜脱抬头瞥了一眼,不出所料,兄弟那面上霎时就阴沉下来,乌恩卜脱不觉嘴角曝笑,摇了摇头。自家幺弟就是这么个东西,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主意,天塌下来都敢承当,绝不低头。只是原先谋略过人,手段狠,重大局,取舍从未出差,这一回却为了个女人惹下大祸。消息传来,乌恩卜脱绝不相信他是“一时”怒起,更不相信他老六会“失手”。事后兄长们只管商议应对,未曾有一句责怪、甚至没人想过去问问所为何来,兄弟既然做了,必是有他必须的道理。如今看来,果不其然,他非但不悔,便是再来一回,怕是犹过甚之。一个小女子能让他料定后果还肯豁出自己,可见真如娜雅所言,这一个当真是弟妹了。原当兄弟六个里头就这老幺还算个硬心肠、不为情动的,弄了半天,一个不如一个。

“登门倒不必,谢罪躲不了。”

“三哥!我……”

乌恩卜脱一抬手不许他多争,“绍布这回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咱们也已然退了一步未借机落井下石,这个情他心里明白。只是面子上,总得做到。绍布喜欢猎冬物儿,每年白节来金帐都要出去围猎,实则也得不着什么好的。今年你陪他去,猎下头狼献给他。”

自古以来马背族人驰骋草原、猎捕为生,捕杀最凶猛的野兽标示男人的血性与强壮,而猎物的最后归属更象征着尊贵与屈服。猎下头狼献给绍布,这架势无异于单膝下跪、俯首称臣,是于他至高的尊严。这古老的礼数血淋淋带着十足的气势,却不曾再赔上任何实际的利益,也未曾抹杀敬献者的力量。闻言赛罕的心里虽极是别扭,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法子实在是破冰之良策。是以虽仍是冷了一张脸,终是点头应下。

“顺带着,打一张好皮子给他夫人。”

“什么?”一个字就让赛罕挑了眉,“皮子哪能现打?那得提前做陷阱!”

“那就做吧。”

听三哥语声轻闲,悠悠然好似眼前静夜的细雪,赛罕终是按不住性子,“我没那闲功夫!还没给我媳妇儿弄件像样的皮子呢。”

乌恩卜脱闻言住了脚步,一脸正色的惊讶,“是么?那还不赶紧着?”

于三哥的揶揄,赛罕面上有些挂不住,咬咬牙。乌恩卜脱笑了,拍拍他的肩,悄声道,“顺便给你三嫂也换换新。”

“你这可是以权谋私。”

“横竖你也是个闲散劳力。”

“你等我回给大哥的。”

“小心再带上大嫂那份儿。”

兄弟相视,哈哈大笑,几时有过这等轻闲时候?一路再往前走,便是乐融融家长里短,从子侄们喜人的长进说到小恩和与赛罕惊人的相像。乌恩卜脱不由口中称奇,说亲父子也不见得能如此。赛罕不满:分明就是亲,何来干的?乌恩卜脱赶紧应下,说的是,白节定要将孩子入了族谱。说着说着,不免就提到膝下空空、至今尚是孤身一人的老五。事过境迁,兄弟夺妻的一场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如今中间没了隔碍那钦与诺珠非但未得亲近反倒越加疏远,这亲事眼看着就遥遥无期。

于三哥的担心,赛罕不以为然,“五哥又不欠她什么!” 。一句话,多少年的等候一笔勾销,乌恩卜脱笑笑,未再言语。幸而诺珠痴心的是老五,若是老六,铁石一般的心肠根本就暖不化。这便又想起那果然能将石头暖化的两位弟妹,这一回暗中派人往波斯去寻又是无果而终,意料之内,乌恩卜脱的心终是放下,如此也算仁至义尽。至于雅予,究竟是何来历已然不重要,兄弟能有个贴心人方是终身幸事。

“你的亲事你三嫂正在预备,只走家礼倒也不费什么事。只是,” 乌恩卜脱略顿了顿,“有一桩得再斟酌。”

“哪一桩?”

已然来在太师府,下人早早开门来迎,兄弟二人却就此停在了台阶上。

“你为何非要用公主府?”

“走家礼也得有个走法,我总不能从这屋把她抱到那屋就算礼成。四哥府也在中城,离得近,无需太多排场,不是正好?”

“那不是四哥府,是公主府。”

赛罕看着乌恩卜脱,嘴角挑起一丝笑,不辨冷热,“三哥定要跟我嚼这两个字?”

“不是跟你较真儿,搁在从前,多大的排场咱们都摆得起,只如今……”

“如今怎的?我落了囚,他就不是我哥哥了不成?”

“他是。可他也是绍布的侄姑爷。当年小公主落难,真正怜惜保护她的只有绍布这位叔叔。先几日应下你也是公主爽快,可谁能料到奕宗王妃亲自前来?你可知王妃头一天的落脚处就是公主府?你叫她一声四嫂,她叫那边一声婶子,两边都是自家人,一边尚带着孝,一边就要成亲,又非要挤在同一个屋檐下,你让公主如何做?”

赛罕一时闭了话,牙根紧咬。实则自打听说绍布王妃来到,他就已经觉得不对,可心里只想着一场亲事不求排场,好歹给她个正礼,而后甘苦相守再不关旁人事。而如今,心底一个空悬的虚礼也被生生卡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