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越来越密,几步远的距离那纤瘦的身子已是有些模糊不清,湿透的衣袍粘在身上依然被雨水打得不停摆动,可人却像被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雨水从头淋下,粘湿的发完全失去了形状紧紧贴在脸颊上,一双眼睛大睁着,一眨不眨,任是风任是雨,目光仿佛那惊起的雷电穿透了雨雾。小小的人,狼狈之中竟是透着一股凛冽之气。

从未见过小鱼儿有这般气势,赛罕惊诧之余竟有些慌乱,顾不得细寻思,紧着大步上前将她拖进帐中,“这么大雨,浑跑什么??”

帐外风雨交加,帐内药香冉冉,未及掌灯,阴雨天投下与时辰不符的昏暗,静谧中透着窝心的温暖。滴滴哒哒,脚下映出一滩水迹,没有了雨水遮掩,雅予一身*渗着阴冷的寒气,瞬间就打破这一室的干燥适宜,格格不入的突兀。

赛罕张罗着去拿干手巾,阿莉娅也应着声响坐了起来,结好最后一颗扣子抬起头,才端详起这引见过一面便再不曾与她有丝毫瓜葛的小女子。这就是他的小鱼儿,是他少言寡语的口中,寥寥几个字便描画出那卧在他心尖儿上的软处……此刻从头倒脚湿漉漉地淌着水,活像一只将将从水里捞上来的小沙半鸡,半条命的模样冻得僵硬,颇有些不管不顾的味道。

阿莉娅心里不觉失笑,看这小丫头的架势是捉奸来了。也难怪,十几岁的年纪不经世事,一直被他宠着、护着,一时冷落便沉不住气。不管平日里性子是静是闹,这一场怕是要十分难看了。只是,跟了赛罕这两年,不知可当真知晓这男人的性子。他最烦小心眼计较,虽从不在意旁人眼里怎样看他,却绝不会任人强摁他的头。阿莉娅随即有些皱眉,若是小丫头当真闹起来,她该如何?言语上压制,小丫头定无还手之力,只是明知这是他心头之人,时日不多了,她实在不愿意在他心里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不悦;可若是和和气气显大度,必定会显得他的小鱼儿无趣,一旦撒起泼来惹恼他,两个人闹僵了,岂非也是她的不是?这么琢磨着一时竟是没个主意。

正是独自寻思,忽见那水淋淋的人抬起手拨开遮挡在脸颊上的发,微微一笑露出碎玉雪白的牙齿,周身那湿冷的寒气顿时在那笑容里消去了大半,好是可人。阿莉娅一怔,正是要回个笑给她,赛罕已是拿了干手巾罩在她头上。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那瘦小的身子乖乖地站着,像一只小布偶,任他的大手在她头上揉搓。拢起她的发仔细地抓捏、揉干,他好是熟练,显见不是头一次。想起曾经他自己沐浴后都不会如此精心,此刻这一幕有种说不出的异样。不远不近地看着,阿莉娅只觉那湿凉的雨气慢慢侵蚀过来,将才那生出的些许大度有些硌得心口疼……

打开手巾,露出乱篷篷的小脑袋,粗粗地给她梳梳拢,赛罕便抬手去解那*的袍子。她老老实实的任他摆布,只自己抬手把那被雨水打歪到一边的的小蓝鱼儿摆正在眉心。褪下外袍,里头也已经殷湿,不能再脱,赛罕解下自己的袍子给她穿上,衣襟对折,绕了两圈把她裹得像一只端午的粽子。包拢在他的味道中,很快就暖去她身上那细细索索的抖。

“不是让阿木尔给你传信儿去了,还跑来做什么?”

“阿木尔?我没见着他啊。”低头看着他结衣带,雅予轻声应着。

赛罕蹙了蹙眉,深知小鱼儿虽大事上十分懂得隐忍、顾全大局,可闺房之内却是个霸道、爱耍性子的丫头。从不会自己骑马的人冒雨奔到这僻静所在,先不说她是如何寻得到,单是这股子劲头就可见那心里的恼怒。赛罕那本就一团乱麻的心慌乱之余已是更添烦躁,此刻这语声入耳,十分平静,倒是让他有些吃不准。

“我一个人无事,房里闷了半日,原是出来闲逛,听人说你们出了中城往这边来了,我就寻了来。”

听她毫不避讳是跟踪而至,赛罕的脸色沉了下来,顾念阿莉娅的身子不能再激于喜怒,便不好发作,压了声斥了一句,“这么大雨,闹什么!”

平日里哪忍得他丢脸色,此刻却似不见,她面上柔和,浅浅的是常于人前所示的笑容。结好衣带他正要放手,被她两手轻轻握了,“那马今儿倒还听话。我也不想折腾,只是府里倒罢了,出到外头来,耳目难免,我不得随着么?”

“瞎操心!”赛罕反手握了她,摸到冰凉的小手上一道深深的勒痕,蜷缩在他掌心一点热气都没有,再想这两日就该是她的信期,他便语声不耐,越发拧了眉,“旁人的耳目关咱们何事!”

闻言雅予轻轻蹙了蹙眉,将将暖过些血色的脸颊又是一冷,粘着几颗雨珠更觉白净剔透,尴尬地瞥了一眼阿莉娅,讪讪道,“从来就不是个顾怜的人,只图着自己行事便宜。不关咱们的事,也不关大姐的事么?金帐不比大营,你若觉得凡事妥当,便是我多事了。”

她的语声好是轻柔,语气中不曾搀杂半分酸醋的味道,赛罕一时不得不搁下于那蛛毒的纠结,心下细琢磨。久不在大营出入,撕杀与放逐,他早淡了凡人礼数。彼时虽是心急想探知阿莉娅的病情,也并非未顾虑旁的,只是心坦荡,根本不屑去顾及什么人言。此刻被小鱼儿这么一问,脑子里这才又转了个弯。即便这草原上人人都晓得他那曾经渊源,可如今人家并非他帐中人,若当真因此惹下口舌,又不曾有实在的意思,无论阿莉娅计较与否,他这男人做的都是欠妥。再者,自己虽是脱了牢狱之灾,却并未脱去宗王族的耳目。金帐这所在不是男人厮杀的战场,是斗心思玩手段的地方,一点传言被小人恶心了去,他不在意,那积极谋划他重新出山的兄长们在大汗面前恐也不大好看,岂非无妄之灾?此刻小鱼儿冒雨赶来,待返回之时三人同行,任是谁见了都十分周全。赛罕这才按下心里的烦躁,悄悄赞了一句我家郡主果然懂事。只是面上如何肯折?只大手握紧了小手道,“还冷么?”

雅予正是要答话,床榻边传来了更是温和的声音,“来就来了,多一个人说话也热闹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