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许清澈从方军那儿得到消息的第三天,收到了具体的人事变动通知邮件,几乎是第一时间,她就给谢垣打去电话求证,不巧的是谢垣当天人在外地出差,等联系上了已是晚上。

“小许你找我是因为岗位变动的事吧?”谢垣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彼时许清澈还考虑着辞措如何委婉,冷不丁谢垣如此直接,她反倒不知如何回答,“是的,谢总,我听人事部说是您要求的,能……告诉我理由吗?”

公然问上司讨要理由是大不敬,也是职场中的禁忌之一,除非和上司的关系交情尚可。许清澈自认与谢垣还算熟识,也就没去在意这些细节,何况谢垣根本没有介意。

“小许,你还记得你面试的时候说过什么吗?”谢垣顿了下,继续提醒道,“你说你想在亚垣这个平台学到更多的东西,你想为亚垣今后的发展出一份力。”

许清澈汗颜谢垣竟还记得面试场上那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所谓的面试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谁会真把那些话放心上。

“我觉得总经理助理就是个实现你的理想抱负的好平台,除非你觉得跟着我学不到什么东西。”谢垣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要是敢拒绝就是看不起他。

对此,许清澈无话可说,不过谢垣有一点说错了,她的理想明明是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高富帅,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那我就先谢谢谢总的提拔。”既来之,则安之是许清澈进入职场后学到的技能,但凡无力改变的事逆来顺受远比针锋来得妥当,以及安全。

谢垣莞尔一笑,“不客气。”

————

几天后,人事部在公司内网上贴出许清澈调去做总经理助理的通知,整个项目组一片哗然,从项目助理到总经理助理,许清澈只用了半年的时间。

不知内情的群众难免要猜忌和怀疑许清澈与谢垣之间的关系,以至于一时之间流言纷纷。

许清澈始终坚信清者自清,她和谢垣八字都没一撇的事,那些调侃她是未来总经理夫人的人就不晓得是什么心态,明明比起总经理夫人她更想当的是总经理。

午休的时候,许清澈特意思考了下总经理助理到总经理的距离,算了,她还是做梦来得快一点。

亚垣的公司规模不比荣元,荣元有一整栋荣元大厦作为办公楼,而亚垣只占据他们这栋写字楼最高的十层,从30层到40层。

楼层的高低是与职位级别相挂钩的,总经理谢垣的办公室自然被安排40楼。许清澈是总经理助理,沾总经理的光,她的办公室也在40楼,视线极佳。

每日的午休,许清澈喜欢去玻璃幕墙前站上个十几二十分钟远眺,半个城市的风景尽展于眼前,那是一种属于白领精英人群特有的自豪感。

别怪许清澈骄傲自恋,他们学金融经济的,或者说从事金融工作的,他们的终极目标不都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登顶俯瞰,一览众山小嘛!只不过现在许清澈借着谢垣的光,提前享受了一番。

享受完,自恋完,就该休息了。

总经理助理没有专门的休息室,通常许清澈是趴办公桌上解决的,实在困得不行才会搭个睡床。

许清澈这些天睡眠严重不足,她大表姐二胎生产在即,她大姨忙着去医院照顾大表姐,无暇顾及小外孙牛牛,就将小外孙托付给周女士照顾,白日里牛牛还愿意听周女士的话,晚上的时候就只想缠着许清澈。

许清澈被小外甥折腾得够呛,只好借着午休来补眠,真是不要太心酸。

好在这些日子的工作量相对算少,许清澈至少能挤出大半个小时来补觉,足矣。然而今日的午觉被周女士的一个报喜电话彻底搅黄。

“你表姐刚刚生了个女儿,我现在带牛牛去医院,许清澈你等会下班了直接过去哈。”周女士的话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与欣喜,好似她亲女儿生产了一样。

“好,我知道啦。”老实说,许清澈挺心疼周女士的,她亲女儿男朋友都没有一个,想抱上外孙至少还得等个上三年五载。

“知道还不赶紧找个男人,你表姐都三年抱俩,你看看你……”周女士万变不离其宗,什么事都能往许清澈单身上扯。

许清澈觉得自己白心疼周女士了,她刻意地压低声音对那头的周女士说道,“妈,我老板来了,先挂了。”说完不等周女士反应,抢先挂了电话,世界瞬间清净。

许清澈叹了口气,没有午睡的命,那就努力工作吧!工作总是不会辜负你的努力!

“小许,看你唉声叹气的,有什么事吗?”谢垣不知何时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谢总,你……”许清澈下意识去看办公室的门,她记得她关门了呀。

见许清澈目光落在门上,谢垣解释道,“我敲门了,里面有说话声,但没人应,我就进来了。”

许清澈面露讪色,真是任性的理由,万一她在里面换衣服呢?谢垣是不是也就这样进来了,一想象那个场景,许清澈就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