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何卓婷心里有气,她恼怒何卓宁的无动于衷,于是一路对他爱搭不理的。

何卓宁倒是没将小丫头的赌气放在心上,毕竟要论恼,要论怒,没人比得上他自己。

车子行驶至家,还未停稳,何卓婷便嚷嚷着要下车,何卓宁无奈,只好先行解锁让她下了车。

后行而来的苏源见何卓婷气呼呼走了,一把拉住何卓宁询问,“婷婷她怎么了?”

“没什么?”何卓宁他总不好说,你女朋友生气我没好好对我的女朋友,“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苏源却不信“没什么”,没什么,他们家婷婷路过他会没反应,开玩笑,他又不傻,他狐疑地盯着何卓宁。

“咳咳咳”,何卓宁虚咳了两声,“没什么事,我就先进去了。”

“等等。”说完,苏源一溜小跑去他自己的车,几秒钟后,拿着一个厚厚的册子过来。

何卓宁不解,“这什么东西?”

苏源得意地挑眉,“当然好东西,进去说。”

何卓宁不清楚苏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皱着眉领着他进屋去。

甫一进去屋子,苏源便将厚册子甩在桌上,“第七页,第二排左起第三个,自己看。”

何卓宁仍是疑惑,却也耐不住好奇打开了册子,是20xx届y市一中的毕业册,比他小两届。何卓宁的疑惑更甚,按着苏源的提示,他翻到第七页,第二排左起第三个是个及肩短发的女孩子,齐整的平刘海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熟悉感扑面而来。

“这是……许清澈?”何卓宁有些不敢相信,定睛仔细瞧,第一直觉还是许清澈。

“下面不是写着名字。”苏源好心提醒他道。毕竟毕业册这种做留念的东西,不注个名,十几二十年后,谁知道谁是谁。

果然,二排第三上标注的名字赫然是许清澈。许清澈竟然是他同校不同级的学妹,何卓宁略震惊,联想到前些日子收到的校庆邀请函,他心下一生计:去。

回归眼前,对于苏源平白无故拿着这个毕业册来找他,何卓宁不由好奇他的原因,“你怎么突然找这个?”

“你猜我说不说?”苏源得瑟起来,虽然并不能理解他的得瑟点。

何卓宁:“……”送给他一个白眼,让他自行体会。

果然,苏源这种生物的属性就是犯贱,收了白眼,反倒倒豆子似的说出“真相”,“那天我和老易在外面吃饭,碰巧遇见了简宜和许清澈,又不巧坐在她们后桌,你猜我听到了什么?”苏源那模样活脱脱是得了什么宝藏,然后想来眼馋你。

何卓宁没料想简宜竟然还找过许清澈,她有什么资格去找她,他强耐着千刀剐了苏源的冲动,只送给他一记眼刀。

眼馋互动无果后,苏源继续说道,“简宜说她这次回国纯粹是为了给你嫂子当伴娘,没想到竟然遇见了你,亲眼见到许清澈和她长得相似之后,觉得你对她应该是余情未了,所以在考虑要不要重新追回你……”

“呵呵,她想得真多。”何卓宁冷着脸出声,一个劈腿出局的前女友,他没有丁点兴趣稀罕她的“追回”,如果可以,他情愿与她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你想说的只是这些,我没兴趣。”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简宜之前就认识许清澈,在高中的时候。”苏源默默放了个大招,制止了何卓宁的不屑一顾。

苏源又指着毕业册同何卓宁说,“不然你以为我这么无聊去翻这个毕业册,说起来这还是我问一学弟借的,你赶紧的,看完我好还给人家去。”

何卓宁:“……”如果只是一张照片,完全没必要拿着一个册子过来,拿手机拍个照不就行了,苏源的这行为分明就是多此一举。不过,他还是得感谢苏源一番,要不是他,他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释怀许清澈和简宜之间的联系。

————

那头的许清澈,刚回到家就打了两个重重的喷嚏,惊醒了在沙发上小憩的周女士。

“不是说出去看珊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周女士狐疑地问许清澈,以她对自家女儿和林珊珊的了解,没道理久不见面的闺蜜俩聊这么会就回来了。

“珊珊她是个孕妇,我总不好老粘着她。”许清澈实话实话。

周女士点点头,“也是。”目光不经意飘过许清澈的肚子,周女士幽幽然开口,“许清澈按照你这速度,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当外婆?你大姨隔三差五在我面前显摆她外孙外孙女,你说说,我啥时候也能去她面前显摆显摆?”

怀孕这种事,又不是光靠她一个人努力就行,更何况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怎么努力都变不出另外一个人来。于是,许清澈提议,“要不,我给您去孤儿院领养一个?”

“许清澈,你干脆气死我得了!”高亢的女声宣示着周女士的愤怒。

在周女士的下一波数落来临之前,许清澈赶紧溜之大吉。

躺平在自己的小床上,回想起下午再遇何卓宁时他的模样,高高冷冷,拽得跟欠了他十七□□万似的,谁稀罕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