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林未晚(一)

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而爱上一个人,一眼足矣,我想我是爱上他了。

——阮椰日志

“你好,能帮我捡一下那只鞋子吗?”

带着眼罩靠在座椅上休憩的阮椰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她摘下眼罩,有些不解地看向请求者,鞋子?但愿她没听错。

“就是那里,小孩子太闹腾,丢远了,麻烦你啦。”

听完解释,阮椰才注意到妇人怀里抱着小男孩脚上少了一只鞋子,另一只鞋子不偏不倚,恰好掉在她的座椅底下。

“不客气。”阮椰解开安全带,微微蹲下/身去,底下的空间不算宽敞,鞋子不小心被阮椰拨到更里面去。

够犹不及,阮椰有些尴尬。

“我来吧。”低沉温和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阮椰惊喜起身,额头却猛然磕上对方的下巴,一阵头晕目眩。

低沉的男声带着关切,“你没事吧?”

阮椰抚着额头,忙摆手,“没事没事。”

重新坐定回自己的座位,阮椰一边揉着额头,一边不由自主将目光放在邻座男人的后脑勺上。

硬挺的黑色短发,彰显着男性的阳刚毅性,之前落座时,阮椰趁着他戴着眼罩端详过他像是出自某个雕塑大师之手的棱角分明的侧颜,颜控者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冷不丁邻座男人抬头,四目相对,眼前的男人有着长长的睫毛,深邃的眼睛。

阮椰呼吸一滞,两颊开始发烫,她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第一眼钟情的,只有脸。

“你好,麻烦……”邻座的妇人提醒她。

阮椰回神,红着脸将小男孩的鞋子递还回去。

“谢谢!谢谢!”妇人连连道谢。

“不客气。”

————

“你的额头……”重新坐回座位的男人指了指她的额头。

阮椰掩了掩自己的齐刘海,“没事。”

男人不确定,“真的吗?”

阮椰坚定地摇头,“没事。”

于是,男人没再继续过问,送给她一个浅浅的微笑后,便低头专注自己的事去。

一切如常,仿似刚刚的小插曲,不复存在。

阮椰有些小失落,早知道就说额头有事了,事实上刘海下面的额头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疼。

直至下了飞机,阮椰都没寻到机会和隔壁男人再说上几句话。

————

阮椰推着行李走向出口,目光则一直追随着走在前头那个高大帅气的邻座男人。

说来惭愧,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大胆直白地“跟踪”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毕竟除了女朋友,不会有人会和陌生女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出口拥吻。

还未相恋,就已失恋,说的就是阮椰此时此刻的心情。

妾有情,郎无意,还能怎样?阮椰望了眼仍在忘情拥吻的两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

人与人的相逢,从来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上天的有意安排。

这是阮椰第二次见到邻座男人,引发的关于人生真谛的体悟。

那是阮椰回国后,父亲第一次带着她出去交际应酬,原本阮椰并不打算去,只因父亲说了一句话,你徐叔叔、刘叔叔都有儿女陪,就我没。

似嗔还怨的语调让阮椰忍俊不禁,于是决定陪着这傲娇的老家伙去赴宴。

席上确实见到了许多她的儿时玩伴,或美丽大方,或英俊潇洒,隔着十多年未见的时光,阮椰已然不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来。

“阮椰,好久不见,你变漂亮多了。”

同阮椰打招呼的是徐叔叔家的女儿徐颜,阮椰顺势坐到她边上的空位。

“你也是啊,徐颜。”

徐颜,阮椰还是记得的,是她为数不多的幼儿园记忆中的杠把子大姐,真是辜负了“徐颜”这个端庄娴静的名字。

不过,女大十八变,显然,徐颜这些年一直朝着人如其名的方向发展。

“嘿嘿嘿。”徐颜低低地笑,视线似有如无地扫向对面,又迅速收回。

阮椰哑然失笑,对座的男子,刚巧她也认识,陶醉,她和徐颜的幼儿园同班同学,彼时的陶醉有个外号叫四眼矮胖墩,时光总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眼前的男子,除了四眼,哪里还有矮胖墩的模样,也难怪当时对他嫌弃万分的徐颜此时青眼有加。

“阮椰你知道吗,这其实是一场变相的相亲会。”徐颜突然凑近阮椰,同她低低耳语道。

“怎么会,我爸说这就随便吃个饭。”阮椰不敢相信,要是知道这是相亲会,她根本就不会来。